【安住得不退轉】

眾生修行得果之難就難在退轉,我們總是進進退退,不能不退,所以進度就很慢。有些時候進得少退得多,這種情形常有,特別是現代外面的環境誘惑的力量非常強大,五欲六塵、七情五欲這力量太大了,幾個人能受得了?

淨宗採取的方式是迴避。所以在顯教裡頭道場都建築在山林,交通很不方便,不希望人去打攪,你才能得清淨。接引眾生在都市人口稠密地方建講堂,佛門叫下院,那是什麼?法師到那個地方去講經接引大眾。這就是佛陀的教育,普世的教育,對社會的一種感恩、報答。真正修學是在清淨道場,是分開的,不是在一起的。居住在都市那邊負責教學的,這一部經講完他就回到山上來,另外再派一個法師去講別的經,因為眾生根性不同,所有經論都可以講。山上修行一門深入,一經通一切經都通,你喜歡聽什麼經都沒有關係,恆順眾生,隨喜功德。

對自己修行來講,最重要的是能夠『安住得不退轉』,「安」是安穩,「住」是不動。為什麼我們不能安穩,我們沒有辦法安住在一處?是我們的心不定,我們的心有疑惑,這個好,那一門也好,看到是門門都好,門門都想學,這是人之常情。

我們初學亦如是,李老師勸我修淨土,勸了我很多次,我都沒有接受。那個時候對淨土的經典不懂,聽老師講經信心還是生不起來,所以對老師雖有感恩的心,沒有依教奉行。我跟諸位說過,我對淨土真正生起信心,回頭想學它,得力於《華嚴》、《法華》、《楞嚴》。我從這些大經大論裡頭看到的,在《華嚴》看到文殊、普賢發願求生,這個對我很大的震撼。在《楞嚴》才發現二十五圓通裡頭,兩個特別法門就是觀音、勢至,多少講《楞嚴經》的人沒有把這個事情講出來。一般都認為《楞嚴》是屬於密宗的、禪宗的,與淨土不相干。觀音菩薩的圓通很容易看出來,太明顯了,他排名應該在第二,拿到最後。大勢至菩薩那個排名很不明顯,沒人注意到,我們發現了,大勢至菩薩照著順序排,二十五,他應該是擺在二十三的,他跟二十四兩個對調了,他是二十三的,跟二十四兩個對調,兩個人調一個位子不容易發現。從第二調到二十五這個很明顯,很明顯一下就看出來了;二十三跟二十四兩個對調,很不容易看出來。

兩個特別法門讓我們發現,我這個還是被日本人問出來的,沒注意到這個問題。是日本一個出家人,日本出家人平常也穿西裝,到臨濟寺來看我,是台灣大學幾個同學帶他來看我。見面他問我學什麼?我說學《楞嚴經》。他說平常修怎麼修法?我說念阿彌陀佛。他說《楞嚴》跟淨土有什麼關係?他問我這句話,這一句話把我那個靈感問出來了,把觀音、勢至這兩個表法,我當時解答他,我說觀音、勢至跟淨土有什麼關係?他愣住了。我說《楞嚴經》二十五圓通,最精彩的就是「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」、「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」,怎麼沒有關係?這一問問出來了,不問,知道沒有這麼明顯,一問問出來。

所以如何把心安住在「不退轉」,這是大事,這不是小事,叫大事因緣,只有真正契入淨宗才真正證得三不退。

節錄自淨土大經科註  (第五三六集)  2012/9/28 淨空法師主講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hwazantv/article?mid=8834&prev=-1&next=8826

安身立命,教学为先;创业齐家,教学为先;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;礼仪之邦,教学为先;稳定和谐,教学为先;国丰民安,教学为先;太平盛世,教学为先;长治久安,教学为先;诸佛报土,教学为先;极乐世界,教学为先。 十个教学为先是“净空老法师”为了挽救社会人心,为了传承中华文化命脉,为了世界和平,而在斯里兰卡首先提出十个教学为先。 老法师写的《教学为先》: 孝是中华文化根,敬是中华文化本。落实在孝亲尊师。中华传统文化,五伦、五常、四维、八德是也。文化是民族之灵魂,教育是文化之生机。故安身立命,教学为先;创业齐家,教学为先;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;礼仪之邦,教学为先;稳定和谐,教学为先;国丰民安,教学为先;太平盛世,教学为先;长治久安,教学为先;诸佛报土,教学为先;极乐世界,教学为先。仁义礼智信,五常、五戒。人弃常则妖兴。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义,失义而后礼。礼,是道德最后底线,失则天下大乱。人性本善,本善即是佛性。故释迦曰:一切众生本来是佛。佛,福惠圆满具足之人也。

[mc4wp_form id="69"]